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0 销量
11.49
加入心愿单
数量
+
产品详情
书名: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
作者: 郭宝昌;陶庆梅
出版社名称: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页数: 346

   

写在前面的话

第一章  游戏

 一、我们是“游戏派”

 二、什么是游戏性

 三、游戏视角看《红楼》

 四、独一无二的游戏心态

 五、游戏——中国审美的超越性原则

第二章  京剧应该建立自己的表演体系

 一、三大体系实在有些乱

 二、用斯坦尼和布莱希特解释京剧表演就是错的

 三、如何认识中国京剧表演体系

 四、探寻京剧表演体系的奥妙

 五、表演的神秘性

第三章  叫好

 一、观演一体的剧场美学

 二、“七类八派”谈叫好

 三、叫好的演变折射着京剧的兴盛与衰亡

第四章  说丑

 一、丑,不是形容词,是名词

 二、丑得站到中间

 三、大美方可言丑

 四、丑在舞台上的美学功能

 五、超越生死,超越悲喜

第五章  革命样板戏的得与失

 一、样板戏的路程

 二、样板戏的价值观

 三、样板戏姓什么

 四、样板戏的创造性

 五、样板戏的原则

 六、样板戏的启示

第六章  戏曲电影还能拍好吗

 一、戏曲与电影谁也不将就谁

 二、用戏曲的眼睛看电影,用电影的眼睛看戏曲

 三、《贵妃醉酒》:一切都在程式中

 四、我是这样拍《春闺梦》的

 五、用电影语言重新创造舞台性

第七章  京剧到底是国粹还是国渣

 一、无可争议的国粹,无法回避的国渣

 二、京剧的价值观理应全面检讨

 三、化腐朽为神奇的独特艺术表现

 四、参透游戏的艺术精神

后记

   
   
  • 商品名称             了不起的游戏(京剧究竟好在哪儿)(精)

  • 作者             郭宝昌//陶庆梅

  • 责编             卫纯

  • 定价             79.00

  • ISBN号             9787108071637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版印次             1版 1次

  • 开本             32开

  • 装帧             精装

  • 页数             346

  • 出版时间             2021-07

  • 印刷时间             2021-07

   

京剧究竟好在哪儿,这事说清楚了吗?京剧到底是国粹还是国渣?京剧何以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我们对京剧的理解是不是一直受到西方观念的影响?……有关京剧,本书试图回答的就是这些看似简单、却始终未能获得清晰答案的问题,在通俗生动地阐释了京剧是一场“了不起的游戏”的背后,提供的是我们今天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学重新认识的新路径。

著名导演郭宝昌一生挚爱京剧,对京剧舞台、源流、掌故都深有研究,是著名票友;又因电影导演的专业熟读西方文艺理论,这让他对近百年来有关中国京剧含混不清的美学定义产生了质疑和思考。经过多年的沉淀,他和学者陶庆梅最终写成了这部以全新视角透视京剧本质的著作。本书不仅从中国文化的内部梳理出了京剧独特的美学特征,摆脱以往用西方文艺理论和概念解读研究京剧的套路,更是深植于京剧艺术内部、立足中国文化立场,用京剧原有的“行话”、中国文化独有的哲学和美学思维,说清楚了中国京剧自己的故事。同时,还以丰富的梨园掌故和趣闻轶事、生动通俗的京味儿语言,令人耳目一新地解开了京剧魅力的密码。既有开创性阐释京剧美学本质的理论高度,又具有通俗好看传播传统文化之美的普及特性,恰是一本与京剧大俗大雅底色统一的文化著作。

   

郭宝昌,一九四〇年生,北京人,北京电影学院五九级导演系毕业生。曾在广西电影制片厂、深圳电影制片厂任导演、编剧工作,创作有电影《神女峰的迷雾》《雾界》《春闺梦》以及电视剧《大宅门》《淮阴侯韩信》《大老板程长庚》等多部影视作品。近年仍从事着影视、文学、京剧、话剧的创作及戏曲理论方面的研究。


陶庆梅,女,1974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自2000年起从事戏剧史与戏剧理论研究。主要代表作有《当代小剧场三十年(1982-201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刹那中——赖声川的剧场艺术》(第一作者,台湾中国时报出版社,2003年版)。

   

写在前面的话

郭宝昌

我爱京剧。

我从童年时的看戏,少年时的迷戏,青年时的戏痴,中年时的思考,暮年时的研究,走过漫漫七十多载。我的主业是影视,大半辈子生活在拍摄场地,于京剧我是外行,却一生纠缠着解不开的京剧情结。没别的,京剧太美!无法割舍,无法冷落。人生快走到尽头了才发现刚刚走进京剧的门儿。门里什么样?灿烂辉煌,光怪陆离,晃眼!进了门也不过是管窥蠡测,略见一斑,却已晃得我眼花缭乱,莫辨东西,到头来仍然是一片模糊。要想完全弄清楚里边的事儿,下辈子吧。

即便如此,也还是攒了一肚子的话要说,就有了这本书。

现在,喜欢京剧的人越来越少了,特别是年轻人。就说我儿子吧,很典型。他自幼出国,又在美国留学七年,长大成人,回国工作,先要给他补习中国文化,放下刀叉拿筷子,烤鸭、饺子、涮羊肉全部爱吃,天坛、故宫、颐和园也都欣赏,电影、话剧、电视剧全能接受,唯独京剧不看。说是老古董,是给老人们看的,咿咿呀呀听不懂。这就太奇怪了,你一次京剧都没听过,怎么就知道不懂?长城,还要怎么古老?怎么一回国就闹着要去看,登到高处还脱了衣服挥舞呐喊呢?你懂那砖砌的墙背后的文化内涵吗?就是说,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了——听别人说的。这股势力还很强大。据我所知,百分之九十五的年轻人不喜欢京剧,都是一次也没看过的。记得我儿子刚回国,见我吃窝头(这是我的酷爱),他很奇怪地问这是什么?我说窝头,你尝尝。掰了一块给他,他吃了。我问,好吃吗?他很勉强地说还行。我说再来一块?他坚决摇头说,不,不吃了。这就对了,你至少吃了一口,才知道不好吃嘛。

传统京剧,这“传统”二字挺耽误事儿的,立即就联系上了古老的、落后的、陈旧的、腐朽的,等等词语。这也说明我们在京剧美学的普及上——不是教几套动作学两段唱,更不是用晦涩难懂不中不西的理论语言吓唬人——有着巨大的缺口。我们应该说明白的是:这“传统”的京剧,为什么是现代的,而且是超前的现代!

我儿子在外企工作,接触的外国人很多。我排的话剧《大宅门》,他带着外国人看过三遍,带着他的家人看过两遍。我排的京剧《大宅门》,他一眼都不看。太过分了!他爸爸不管排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也应该看一看吧?不看!亲情都盖不过偏见。我向一些年轻人鼓吹京剧,他们说,行了吧您,连您儿子都不看,您还鼓动我们?!噎得我一愣一愣的,我还能说什么?!有一年我儿子的德国女朋友一家人来京了,尝遍了北京美食后,还要看京剧。他只得陪同。那天是一个旅游项目的京剧演出,一折《大保国》,一出《泗州城》。他看傻了:“哇——京剧这么好看!”我带他们去后台与演员合照,他们看到演员穿的服装均被汗水湿透,赞叹不已。

《泗州城》是一出武旦的打戏。高难的独特的武功技巧尽显京剧武戏的魅力,容易被年轻人接受。想起我小时候听戏,也是厌烦咿咿呀呀没完没了地唱,尤其不喜欢旦角,没劲!武戏则不同,《闹天宫》《金钱豹》《三岔口》《四杰村》《狮子楼》……一下子就把我迷住了。慢慢地开始喜欢花脸、老生,最后迷上了旦角。抑制不住地学唱、学演,登台演出,这才惊奇地发现,京剧艺术如此博大精深,惊叹老艺人们无穷无尽的创造力。

迷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们七八个戏迷经常凑在一起守着留声机,找个人来放唱片——几十张不同的演员录制的唱片,抽出一张只放二三十秒钟,听一句唱,就要立即说出这是什么戏、谁唱的、什么板式。比如听一句“明早朝上金殿启奏吾皇”,你马上得说出这戏是《宇宙锋》,梅兰芳唱的,西皮原板。随即再换一张,一句“皇恩浩调老臣龙庭独往”,你要立即说出这戏是《姚期》,裘盛戎唱的,二黄原板。几轮听下来就不是放一句唱了,只放半句,到最后只放三秒,就俩字儿,输了的人少不得受罚,买几瓶“北冰洋”,或买两斤糖炒栗子、两包“大前门”之类,总之得出点儿血。说这些事倒不是说听戏的有多牛,是这些京剧大师们让你从千百个同一唱段的演员演唱中,只听两个字就能辨别出他们的声音、他们的韵律。这得是多么独特的表现,多么深厚的功力,不同凡响啊!如今的演员还有吗?大致能听得出什么流派就不错了,不可能区别出独特的“这一个”了。

有些小青年会说,流行歌曲两句我也听得出,这是邓丽君,这是周杰伦,这是那英……确实,但这是流行,不是流派。流派当然是流行的,但现在和过去的“流行”,都很难达到流派的艺术高度。流派,那是在传统基础上的不断创新,是艺术的累积;流行歌曲,你听的不过就是他(她)的代表性歌曲,有独特性,但艺术的丰厚度远远不够。这是通俗的时尚,不是艺术的高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歌星您还知道几个?但一百多年来无人不知道梅兰芳。长城故宫天坛永存,高楼大厦随时可被玩儿房地产的推倒、铲平、重盖,流行一时而已。文化层次上不可同日而语。

P13-16

   

一个爱戏、懂戏、琢磨了一辈子京戏的老艺术家与今天年轻人的交心之作。

既有开创性阐释京剧美学原理的理论高度,又具有通俗好看介绍传统艺术的普及能力。

第一次用中国文化自己的语言,讲清楚了中国京剧为什么了不起。

在通俗生动地阐释了京剧是一场“了不起的游戏”的背后,提供的是我们今天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美学重新认识的新路径。

这将是一本影响深远、值得大众和学界认真重视的文化著作。